雨人同行丨經濟預測多舊魚?

最近讀了 Howard Marks 最新一篇備忘錄《The Illusion of Knowledge》,內容沒有新鮮感,中心思想是經濟預測「多舊魚」!

經濟預測多舊魚

點解「多舊魚」呢?第一,容易估中的經濟預測通常無法帶來優越回報,因為大眾人都估中代表大眾人都會作出相應行動,最終大家都會賺取到接近的回報,沒有人可以因此而跑贏大市。第二,有潛力帶來優越回報的經濟預測極難估中,而且出錯的機會極高。因此,經濟預測通常無法改善回報。

點解有潛力帶來優越回報的經濟預濟極難估中呢?因為這類預測通常是建基於偏離軌道的事態發展,即 “forecast of deviation”,但宏觀經濟出現 deviation 的頻率極低,投資者無法直接參考歷史經驗。

以 2019-20 年股炎造成全球經濟停擺為例,如果有能力預見疫情蔓延至歐美並觸發美股 2-4 月的崩盤,投資者就可以提前清倉,完美避開跌幅,於是跑贏大市。不過,投資者亦要準確預測到聯儲局的迅速行動與相應的市場反應,否則就會錯過 3月觸底後美股連創新高的大牛市。對於這次突發性全球衛生事件,聯儲局的迅速救市行動,市場的急劇氣氛擺動,我相信只有極極極少數人可以完全命中。

來源:CNBC

更值得思考的是,這些「偏離軌道的事態發展」根本無法用常理來預測,即使投資者命中,成功因素亦好大機會是運氣多於技術。換言之,上一次預測命中的經驗亦無法有效提升下一次的 forecast of deviation 的成功率。因此,引用 HM 的說法,“forecasts can’t be right often enough to be worthwhile”

提防基本面轉變 但不要因小失大

不過,即使我們沒有能力亦沒有必要去主動預測宏觀經濟來提升投資表現,宏觀經濟依然會找上門。因此,投資者需要對宏觀經濟現況及潛在變化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也許聯儲局控制通脹的措施會取得成功,也許通脹會進一步惡化,甚至失控;也許聯儲局的加息步伐會進一步加快,也許 2024 年聯儲局會重啟減息;也許俄羅斯會找到下台階徹軍,也許烏俄戰爭會發展成長期戰事;也許供應鏈壓力會隨疫情發展而紓緩,也許中國會再次封城加劇供應鏈危機。到底事態會向那個方向發展呢?雖然現階段完全無法預測,但我們可以就以上不同情景做好準備,檢視目前組合的質素。

要檢視組合質素,最關鍵的角度就是長線基本面。投資股票等同於投資生意,要判斷一盤生意值不值得在逆境繼續捱下去,目光一定要夠長線。

通脹對消費絕對會有負面影響,但通脹總會過去的,供應鏈限制的確導致不少企業的產能受制或交付成本上漲,但供應鏈問題總會在市場之手的推動下自然化解,烏俄戰爭確實導致不少跨國企業需要退出俄羅斯市場而招致損失,但一次性 write-off 俄羅斯業務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如果因為以上提及的短線因素就要摺埋,這間公司的體質相信本來就已差到貼地,根本不應該出現在投資組合之中。此外,上市公司的管理層亦會主動去減低以上因素的負面影響,例如 Apple 最近暫停 iPhone 14 加價來維持需求,ASML 與 KLA Corp. 亦正積極管理供應鏈來維持產能。如果投資者不信任管理層的能力,這間公司的股票早就不應買入。

若然投資者審視過公司的基本面後,認同以上因素的影響只是過渡性,並相信管理層有能力在逆境減低衝擊,保持業務在逆境過後重拾增長的能力,投資者大概已沒有憂慮的理由了。

也許 iPhone 銷情會因為通脹影響而受挫,但我有好大信心,5 年後 Android 流向 iOS 的趨勢依然會持續。也許通脹打擊消費及企業開支會影響晶片需求,但我有極大信心,5 年後全球晶片需求會更勝從前。既然這些短中線經濟因素根本不會影響到自己對於中長線基本面的看法,我一定要確保自己不會「落錯車」,千萬不要為一些自己無能力預測的短中線經濟因素,而捨棄了自己有極大信心的對於長線基本面的看法。

市場氣氛極難掌握

對於大眾投資者來說,他們真正恐懼的並不是宏觀經濟因素轉差,而是擔心股價走勢會變差。好多人都會嘗試去避開宏觀經濟因素惡化的潛在跌幅,但正如文章開頭提到,太簡單的預測根本不會帶來異想回報,而 forecast of deviation 的出錯機會極大,落錯車的風險絕對不容小覷。

在今次的備忘錄中,HM 引用了一個我亦有深刻印象的例子—— 2016 美國大選。當時市場普遍認為特朗普的狂人政策不利經濟,美國大選當日,每逢特朗普領先,美國指數走勢就會轉弱。結果,特朗普爆冷當選,指數走勢很快便已轉強,後來更迎來大牛市,這兩個意外發展都是「偏離軌道的事態發展」。雖然事後有很多「馬後炮」評論都解釋是特朗普的 America First 政策有利美國企業增長,但我相信絕大部分評論員都是後知後覺。即使成功預測到特朗普當選,但未能預見到市場態度急轉,投資者就有機會因狂人政策不利經濟的預測而落錯車。

小結

要靠經濟預測來改善投資回報的難度非常高,根本不值得做,而 HM 在備忘錄中就以巴菲特的成功為例,證明不靠經濟預測亦能取得卓越投資表現。

到底通脹走勢,聯儲局的加息計劃,烏俄戰爭會否出現 deviation 呢?我完全沒有頭緒,但只要對企業的長線基本面有信心,最佳應對方法就是 stay invested!

想看更多精彩內容,請加入《落雨人專欄》

一切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所有內容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