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人同行丨熊出沒的指數投資策略

上周重新建立 SPY 與 QQQ 倉位,在頻道分享操作後掀起一輪關於指數估值的討論,今篇試談談我的看法。

首先,我主要參考的指標就是市盈率。的確,用市盈率為個別上市公司估值很容易出現偏差,但用於指數估值,其實市盈率已是很足夠兼且很有效的參考指標。 

對於市盈率估值,最常見的批評就是做法太過簡陋,尤其是不同時期的宏觀經濟因素都會有所不同,當 “regime change” 出現,市盈率的歷史數據的參考價值便會大減。

舉個例,70-80 年代的 fed fund rate 最低都有 3.5%,最高更達到了 20%,而目前的 fed fund rate 目標只不過是 0.75%-1.0%,由於兩個時期的無風險利率有幾個百分點,甚至十幾個百分點的差距,用於估值的 discount rate 理應有著同樣顯著的差別,合理的市盈率水平亦會有所不同。

在 70-80 年代,合理的市盈率水平可能只得 10-15 倍,但在過去十多年的零息時代,20-30 倍的市盈率或已成為新常態。如果投資者盲目地堅持等待市盈率回落至昔日低位,結果就會錯過 2008-09 以來超低息環境誕下的美股長牛。

不過,其實問題的真正所在並不是市盈率本身,而是投資者分析數據的能力,如果投資者不擅變通,分析流於表面,未有將長期利率變化納入考量,運用折現模型估值的結果亦未必有參考價值。

另一個經常被討論的市盈率限制就是增長預測。市盈率的計法只不過是將盈利資本化,而資本化的過程只能容納單一增長預測,無法將高增長企業的增速變化趨勢納入考量,估值結果低估真正價值的風險便會較高。

此外,由於資本化率是要求回報率減去預期增長率的淨額(cap. rate = rrr – g),估值所用的增長預測不可高於要求回報,若為了符合資本化率的計法而將增長預測強行下調至低中單位數,估值結果就好大機會低估實際價值,錯失進場時機的風險又會隨之而增加。

不過,對於指數估值,資本化率限制增長預測的影響通常會較有限。

S&P 500 所追蹤的 500 間企業之中並非全屬增長產業,拉上補下,長線增長大概只有中高單位數。回顧 S&P 500 的 EPS 趨勢,2021 年的 10 年 CAGR 只有 8.88%。

由於估值預測通常會偏保守,若然過去十年量化寬鬆時代的 EPS CAGR 都得高單位數,展望量化緊縮時代來臨,增長預測理應下調,最終預測增速好可能只有中位數至低單位數。既然如此,資本化率限制增長預測的影響或已變得微不足道。

值得留意的是,市盈率的水平或會因為 S&P 500 的盈利短暫倒退而上漲。最近期的例子是 2020 年上半年的市盈率急升,潛在貢獻因素之一就是因為 2020 年首兩季 EPS 分別按年下跌了 66% 及 49%。

因此,投資者參考市盈率的歷史數據時不能流於表面,估值從來都是以長線盈利為重,投資者應該要對 S&P 500 的長線盈利水平心中有數。只要 S&P 500 市值相對整體成份股的長線盈利水平的估值夠吸引,短期盈利受壓推高市盈率亦有機會出現吸納良機。

資本化估值角度

如上所述,其實市盈率只不過是將盈利資本化,而資本化率就是要求回報率與預期增長率的淨額。換言之,不同的{rrr, g}組合可以得出不同的資本化率與相應的市盈率。舉個例,{8%, 3%}代表著 5% 的資本化率,而相應的市盈率就是 20 倍。

  • PE ratio = 1 ÷ cap. rate
  • cap. rate = rrr – g

要判斷此刻的 S&P 500 是偏貴,合理,還是便宜,我們可以反推出現價市盈率所反映的不同的{rrr, g}組合,約莫了解一下當刻市場所要求的回報,以及長線增長預期。

以 2021 年的全年 EPS  $197.87 計,現價 S&P 500(約 $4,000)的市盈率約有 20 倍,而相應的資本化率便是約5%。假設 S&P 500 的企業盈利可以保持領先於美國整體經濟的增速,{g} 的範圍可定於 3%-4%,而相應的 {rrr} 便介乎 8%-9%。

如果投資者覺得 S&P 500 所追蹤的 500 間美企可以在長線平均實現到3%-4% 的增長,而且 8%-9% 的要求回報率已符合投資門檻,其實現價 S&P 500 已踏入射程範圍。

其實 2022 年度首季 S&P 500 的盈利增長已有至少 10%,而分析員預測全年盈利增速可達10.9%,若然成真,S&P 500 的預測市盈率將會降至 18.2 倍。因此,我相信月初進場買入 SPY 的決定已是一個不錯的指數投資開端。

至於後續部署,其實我的進場策略非常簡單,以首次進場的水平為基準,每 10% 跌幅便將持倉翻倍,直至資金缺乏(保守估計仍有三注)。

按照以上操作,以 2022 年預測 EPS 計,後續三注的市盈率水平分別是 16.4x(S&P 500 @3,600),14.6x(S&P 500 @3,200)及12.8x(S&P 500 @2,800),假設永續增長率為 3%,相應的 {rrr}  便是  9.1%,9.9% 以及 10.8%。

當第三次加注被觸發,S&P 500 已跌至 2,800 點,距離目前約 4,000 點有 30% 跌幅,相對 2021 年歷史高位則有超過 40% 跌幅。參考 S&P 500 經歷過的 15 次股災的數據,以上部署應可捕捉其中 12 次股災的回調幅度。

值得強調的是,以上策略的目的並不是熊市撈底,我只不過是想預先訂立一套自己有信心在熊市安心執行的進場操作,而以上策略只是建基於簡單而直接的市盈率分析,根本用不著更精湛的折現模型,實在沒有必要將問題簡單複雜化。

想看更多精彩內容,請加入《落雨人專欄》

一切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所有內容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