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關鍵盈利能力比率 ep. 2

繼續拆解損益表分析,今篇會細數常見的盈利能力比率。

毛利率

毛利率的影響因素主要包括議價能力及銷售結構。

  • 議價能力

議價能力是雙向的,公司出售商品時擔當賣方角色,而採購原材料時則擔當買方角色。要擴大毛利率,或維持相對優越的毛利率,公司就要兼顧買方與賣方的議價力。

產品及服務的獨特性是重要的議價優勢,例如品牌商譽、專利技術、獨家原料來源。產品的獨特性可以增加買方的轉換成本,買方會願意付出溢價來購買產品,賣方的提價空間便較高。

賣 iPhone 的 Apple(AAPL)與賣手袋的 Hermes(RMS)便是靠品牌商譽建立議價優勢的例子,而供應光刻機的半導體設備霸主 ASML 便是以專利技術來維持高定價的例子。

市場集中度亦可影響到議價優勢。市場份額越零散,議價能力往往越低,因為買家更容易在份額零散的市場找到其他出價更低的供應商。值得一提的是,市場集中度與產品獨特性很多時都會同時出現,因為產品獨特性是促成市場份額集中的因素之一,例如龍頭半導體代工廠的領先製程技術可以構成獨特性,訂單持續流入龍頭代工廠便會促成市場份額集中的局面,是以半導體代工市場的份額集中於兩大龍頭——台積電與 Samsung。

Apple 可算是兼顧買方與賣方的議價力的佼佼者,除了有能力透過品牌獨特性來提價,集團亦會利用其市場地位向供應商議價,例如定價實力強勁的台積電亦會主動優待 Apple 訂單。由於 Apple 在電子消費市場的龍頭地位難以被追趕,加入蘋果供應鏈的錢途一片光明,供應商有更高意欲去與 Apple 建立關係,Apple 便可利用其市場地位來取得供應商的優待。

談到蘋果供應鏈,以下是兩隻「蘋果光環股」的毛利率走勢。下圖可見,瑞聲光學(2018.HK)的毛利率持續錄得衰退,五年間收窄約 4 成,而台積電(TSM)的表現則明顯較穩定。兩間公司的表現落差可以歸因於技術優勢與市場集中度的差異。台積電的代工技術可算是獨步天下,蘋果對於台積電的半導體代工技術有較高的依賴,壓價空間有限,但蘋果卻可以輕易找到其他聲學元件供應商來代替瑞聲,導致瑞聲的定價能力偏弱。

  • 銷售結構

關於 product mix 對毛利率的影響,公司推出高邊際的產品及服務可以改善盈利,例如 Apple 的高邊際服務收入貢獻增加有利集團的毛利率擴張,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公司開拓低邊際業務導致毛利率受壓,這亦不一定是壞事,⋯⋯

想看足本分析估值,請加入《落雨人專欄》

一切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所有內容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