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 績後走弱成貪婪時機?

PayPal(PYPL)近日公佈最新季績,雖然集團錄得雙位數增長,無奈市場不買帳,股價在績後走弱,蒸發了全年升幅,更創下了全年底位。早幾日有讀者提醒,我翻看早前分析及估值後已果斷進場。

疫情順風支持增長

市場揣測今次 PayPal 崩盤的主因是管理層提出的指引不似預期,但個人認為 PayPal 的長線基本面依然正面,市場悲觀情緒浮現令股價受挫,部署值博率反而有所提升。

PayPal 的多項關鍵營運指標在今季均反映出疫情順風減弱的影響:

  • 新活躍用戶淨增長為 -12%,相對 2020 年度第三季的 55% 增長
  • 付款總額按年增長 24%,相對 2020 年度同期增長達 36%
  • 季度淨收入同比增 13%,相對去年的 25% 增速

雖然增長有所放緩,但其實 PayPal 的疫市表現相比起兩大支付龍頭 Visa 及 Mastercard 的表現已相當強勁。

全球支付龍頭 Visa 在 2019 年度至 2021 年度的 9 月止季度收入增速僅為 3.4%,PayPal 的表現明顯優勝。

這是因為 Visa 及 Mastercard 的支付網絡所服務的商戶之中,有大部分屬於疫情受影響行業,如旅遊、餐飲、線下零售等,商戶營業額在疫情期間受重創,交易處理需求自然會下跌。至於 PayPal,由於平台主要支援線上交易,其所處理的交易量在疫情期間不跌反升,業績增長表現自然大幅領先支付市場的寡頭壟斷者。

壟斷力依然不及 V/MA

雖然 PayPal 的增長表現大幅跑贏 Visa 及 Mastercard,但講到業務優勢,PayPal 的定位仍難以超越現有寡頭。因為 PayPal 並不是支付網絡的基建營運者,目前最主力的業務只不過是充當消費者的線上銀包,為大眾網絡消費者提供一個更集中更便捷的付款選擇。若然 PayPal 用戶選擇已登記的信用卡或扣賬卡來付款,PayPal 處理交易時無可避免會用到 V/MA 的網絡,變相就要向 V/MA 支付過路費,費用收入的邊際便會被分薄。

正因如此,PayPal 的盈利能力大幅落後於 V/MA,疫情順風再強烈亦無法改變這個現實。在 2021 年度第三季,PayPal 的經營溢利率只有 16.9%,Non-GAAP 數值則為 23.8%,而 Visa 在同期的經營溢利率則超越了 60%。如此顯著的差距正正反映著 Visa 及 Mastercard 等基建營運者的壓倒性市場地位。

貪婪時機出現?

今期業績依舊反映出 PayPal 所面臨的一個長存困局—— PayPal 的支付處理業務始終要依附在 V/MA 的支付網絡基建之上。不過,這並不代表 PayPal 沒有投資價值。

PayPal 在網絡交易的滲透度相當高,基本上已融入了大眾的電商消費模式,疫情順風中高速增長亦可反映出這一點。因此,即使 PayPal 的盈利能力幾乎不可能在長線趕上 V/MA,電商支付需求擴張,以及 Venmo 等低基數業務較容易實現高增長。只要股價低估了 PayPal 的長線成長潛力,部署買入亦無不可。

下半部分會用 DCF 模型來更新估值部署。

想看足本分析估值,請加入《落雨人專欄》

一切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所有內容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