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局暗示減息,未必是喜訊

近期熱門經濟議題,相信就是中美談判,以及美國聯儲局議息。最近,兩件事情的發展都很樂觀,特朗普在G20與習近平會面,聯儲局亦已暫緩加息,甚至表明會主動應對經濟風險,暗示重推擴張性政策。前者的利好因素若被實現,市重振升勢相信是必然結果。至於後者,減息預期升溫雖帶動市場氣氛,但這氣氛的可靠性卻不太高。

減息利好股市?

若然聯儲局的確如市場所預期在年內減息,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企業的融資成本會下降。浮息債項的利息開支會隨基準下降而減少,定息債項的成本亦可藉再融資來減低。債權人佔企業盈利的份額減少,股東自然分到更大份餅,即使盈利沒有增長。低成本槓桿可加強企業的財政靈活度,推動業務增長。另一方面,減息會刺激消費和投資,例如置業投資意欲上升,變相增加企業的產品服務需求,推動經濟。

這些利好因素並不會在減息後隨即貢獻至企業的業績。只是市場對於這些「表面且容易消化」的資訊頗有效率,所以消息一出,市場預期便迅速反映在股市表現之上。

最近兩個減息周期均錄跌幅

過去20年,美國聯儲局便分別在兩個時期,實行合共23次的減息決定。

2001年至2003年間:
聯儲局共減息13次,由 6.5%減至1.0%。 單看每一次議息結果之間的走勢,S&P500在減息後錄得升幅的次數大概為8次,似乎很理想。不過,若看更長線的走勢,S&P500在這三年間的總跌幅接近25%。

2007年至2008年間:
聯儲局共減息10次,由5.25%減至0-0.25%。10次減息決定中,只有大概4次成功在下輪議息前托市,而這兩年間,S&P500的總跌幅接近40%。

雖然這兩次減息周期的經濟背景都不同,但聯儲局減息的決定亦主要是基於經濟下行的憂慮。減息操作在理論上可舒緩經濟衰退的影響,但這舒緩作用並不足夠延續牛市。

宏觀環境更重要

聯儲局到底會否減息,目前最大考慮就是中美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

黨派內鬥及經濟實況或會左右中國政府的立場,特朗普的行為亦難以捉摸,某程度上,一日未有簽妥的協議,所有正負面的貿易戰消息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即使大阪會面的結果樂觀,5月底的情況亦有機會重現。若然會面或及後談判結果不理想,美國經濟走向衰退的可能性自然會大增,在時候,聯儲局便有必要實施擴張性政策,例如減息。

事實上,聯儲局過去的減息行動幾乎都可歸因於經濟衰退。若聯儲局重啟減息,美國經濟很大可能已出現明顯的衰退跡象。由於經濟衰退的影響極難透過人為措拖控制,單次的減息操作通常並不足以穩定經濟。上述提到的兩個減息周期,聯儲局便曾減息分別13次和10次,為期2至3年,而股市在過程中的整體表現並不理想。

為何聯儲局暫緩加息,以及減息預期升溫,會導致市場氣氛轉旺呢?其中一個解釋,就是市場解讀訊息的能力有可能會被當時市況誤導,例如牛市時大眾會偏向關注個別消息的利好影響,憧憬股市再創高峰,無視負面因素的存在。

不宜炒賣議息決定

「減息放水,推動經濟」之類的言論,很多時都只是片面的說法,減息的確是「放水」的行為,而且有利企業表現,但過去大多數減息操作都是宏觀環境轉差的應對措施。「推動經濟」、「刺激經濟」等字眼將聯儲局或央行的操作形容得很主動,實際上,準確預測經濟轉捩點是異常地困難的一件事,聯儲局很多時都只是被動的角色。

暫緩加息,其實已是一個訊號。 減息或可令市場氣氛轉旺,但同時亦反映經濟下行風險增加,利淡的事件隨時會發生,市場氣氛更可能急速轉差。與其幻想放水措施令大牛市重臨,倒不如研究一下經濟下行對現有組合的影響,做好最壞打算,以免風險實現時被殺個措手不及。

本篇文章亦有刊載於GoBear HK。

-----
文章的所有內容純粹為筆者的個人看法和投資部署,並非任何投資意見。文章的所有內容只適用於筆者,並不構成任何建議及推薦。本文所提供的建議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作者合理地認為所提及的資料在公佈時是準確的,但並不保證「包括明確或暗示」該等資料的準確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