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策無礙醫療股價值增長

一間公司的價表現,甚至行業整體,大多時會受到政治因素影響。近期幾間科網巨企的股價便因 「反壟斷法」 而急挫,Alphabet及Facebook在6月第一週分別下跌了3.4%和2.3%,反常地跑輸了S&P 500的 4.4%升幅 。政治因素的影響力之所以重要,全因投資大眾的幻想力。不過,到底市場的幻想會否實現,政治人物能否落實行動,又是另一回事。特朗普上任以來,其一較受政治因素影響的就是醫療保健行業。若相關政治因素純屬噪音,現時的疲弱表現或許是一個長線投資的進場時機。

藥品製造 vs. 藥品管理

特朗普的醫療政策的其一重要方向,就是降低處方藥物價格。特朗普上任後,曾指責製藥公司為“getting away with murder”,暗示藥廠定價昂貴令美國醫療成本偏高,間接損害大眾健康。為保障行業利益,減低政府向藥物製造商「開刀」壓低藥價的可能性,藥廠說客便進行了一連串公關活動,嘗試在大眾消費者心中建立正面形象,並將矛頭指向第三方。藥廠的付出亦似乎沒有白費,特朗普政府在去年5月公佈的“American Patients First”藍本便轉移了目標,將醫療成本偏高的問題歸咎於藥品福利管理公司(Pharmacy benefits manager;PBM)。

PBM是消費者甚少會接觸到的「中間人」,其主要作用就是為保險公司向藥廠議價,控制醫療保險的醫藥成本。要醫治同一個病,有時未必只有一種藥物可選。若市面上存在幾款替代藥物,到底病人最終會用到那一種藥物,便取決於該款藥物有否被納入PBM的藥物名單。由於PBM制訂藥物名單的自由度高,這亦衍生成PBM與藥廠談判時的龐大優勢,因為PBM有權將個別藥廠的藥物從名單中剔除。藥廠為了確保藥物銷售理想,便會向PBM提供「折扣」和「回贈」作為誘因。由於這回贈並無標明只可直接轉贈予病人,PBM可以將這回贈保留並納入利潤。PBM亦可將所得回贈與醫保公司分享,而部分醫療保險公司更會直接包辦PBM角色,例如UnitedHealth Group Incorporated(UNH)和Cigna Corporation(CI)。

各執一詞,矛頭互指

製藥公司之所以能夠將「醫療成本偏高」的問題歸咎於PBM,是因為藥廠聲稱有必要提高藥物的標價,才能確保自身的盈利能力不會因回贈PBM而受損,保障藥物的持續研發。美國一大藥廠Pfizer Inc.(PFE)更曾表示提高藥物標價的收益幾乎全數用於回贈PBM。另一邊廂,PBM指出其議價能力有助降低整體醫療成本,因為近90%的回贈都會由客戶受惠,而PBM只會收取小部分作收入。

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方案,就是強制PBM將所得回贈全數以折扣方式讓消費者受惠,藥廠則會向PBM支付固定的服務費用。若然PBM所聲稱的「90%的回贈均由客戶受惠」屬實,新方案的影響也許不會太顯著。可是,市場氣氛的蔓延能力是極高的,只要現屆政府對PBM的感覺似乎不太正面,市場就會過度幻想政府將會盡一切努力去將整個行業徹底改變。事實上,由於行業的透明度 不高,政府難以深究到底針對PBM的改革是否確實可降低處方藥物價格,只能依賴製藥公司與PBM代表的片面之詞。再者,行業改革會直接影響到消費者,改革方案要去到推動階段,仍有一大段距離。

全民醫保計劃

另一造成市場恐慌,拖累醫療巨企表現的政治因素,就是民主黨提出的“Medicare for All”。全民醫保對醫療保險公司而言絕對是一個災難,因為大部分低中收入的投保人都可能會斷保,只剩下一堆收入相對地高的客戶願購買覆蓋更全面的計劃,令醫療保險公司的收入大減。由於投保人數下跌,風險不能有效地分散,保費提高的機會將會增加,此舉又會進一步降低大眾購買私人保險的意欲,形成惡性循環,損害醫保公司的業務。

然而,政府大推醫療改革的成功率向來都不太高,“Medicare for All”所釀成的恐懼基本上都只是音量較大的躁音。以致力推翻「奧巴馬醫改」的共和黨為例,現屆總統特朗普屬共和黨,而共和黨亦是第114屆及115屆國會的多數黨派 。可是,有著主場之利的特朗普以及共和黨始終未能徹底地廢除「奧巴馬醫改」,只能利用行政手段來削弱「奧巴馬醫改」。由此可見,這些爭議性極高,且難以得到反對黨支持的議題,要在現有制度下成功通過,絕非易事 。即使特朗普落敗,並由極左的民主黨後選人當選,亦未必可以成功推動“Medicare for All”。換句話說,「全民醫保」這些方案,基本上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因為很多政客都可以亦很願意將“Medicare for All”當成口號,但實際推動方案卻又是另一回事。

政治因素壓抑股價

美國最大的醫療集團UnitedHealth(UNH)的表現正正反映出政治因素轉變的影響。UnitedHealth在過去五年都錄得理想的業務增長,其收入和盈利分別增長了14.75%和20.86% 。不過,自UNH在去年年底創下新高後,其股價便一直下挫,大幅跑輸大市。換個角度來看,UNH股價受挫在很大程度上可歸因於市場的過度幻想,因為政客支持改革的音量增加與方案的可行性其實沒有什麼實質關係。

醫療保健是具長線增長潛力的行業,當中醫療保險的業務模式穩健,更能受惠市場需求的長線增長。醫療股的疲弱股價是一個收納優質資產的機會。若怕單買一檔的風險太高,Vanguard推出的Vanguard Health Care ETF(VHT)亦不失為一個好選擇。VHT收納了市面上超過300間醫療保健相關的公司,包括文中提到的Pfizer(PFE),UnitedHealth(UNH),以及Cigna(CI)。

本篇文章亦有刊載於GoBear HK。

-----
文章的所有內容純粹為筆者的個人看法和投資部署,並非任何投資意見。文章的所有內容只適用於筆者,並不構成任何建議及推薦。本文所提供的建議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作者合理地認為所提及的資料在公佈時是準確的,但並不保證「包括明確或暗示」該等資料的準確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