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冷戰又如何?

上個月底,中美談判接近尾聲,市場亦很樂觀,唯獨是一些機制性問題亦未處理,例如違反協議的應對措拖,以及監察人角色等。可是,當市場以為一切快將美好地結束時,特朗普忽然表示會在未來周五提高關稅,令市場大跌眼鏡。原來,中方在對上一次會面中,提出要修改協議的用詞,甚至打算刪減部分條文,引起美方不滿。最終結果大家都知道,美國加收關稅,中國還擊,最近美國更封殺華為,中國又可能轉買其他國家出口的大豆,之如此類的一連串事情發生,環球股市亦因而大跌。

在這連串事情發生前一兩個月進場的投資者,很大可能已錄得帳面虧蝕。買入對中美關係較敏感的股票,例如Apple (AAPL)NvidiaNVDA),QualcommQCOM)等,投資者更算得上是深受其害。更不幸的是,上述幾間公司,在其所屬行業中,都是一定程度上的龍頭股。即使是其他「科技」元素較少的公司,例如StarbucksSBUX),亦可能會因中美關係惡化而影響到其中國業務的發展。

這樣的情況,買港股又好,買美股又好,其實大家都預測不到。當然現實中會有很多人會「事後孔明」,表示一早已「預咗傾唔成,輸錢係抵死」,但這堆人當中,大部份都只是隨意估估下,「估唔中」就潛水,「估中」就化身預言家。

經濟學家 John Kenneth Galbraith 的一句名言:

There are two kinds of forecasters: those who don’t know, and those who don’t know they don’t know.

對於政治決策的結果,即使是當權人,亦未必可以100%肯定一個決定可以如期落實。即使在極權社會,個別政策亦有機會因社會氣氛轉變而難以推行。在民主社會中,當權人更要注意社會氛圍。以特朗普為例,下屆大選快來臨,中美貿易戰的結果很大可能會影響到其連任機會。不過,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有人支持亦有人反對,目前而言,前者或是大多數,但到了選舉期,隨著參選對手提出更多攻擊特朗普的言論,大眾的立場又可能會因而轉變。到底中美對立結果會是兩敗俱傷,抑或合作講和,無人可以預測到。

面對著難以預測的未來,難道投資者永遠就只能做「坐著等被射殺的鴨子」嗎?

答案當然是不。無可否認,未來事情的發展有可能會影響到一些行業的基本面。例如Starbucks 的中國業務或會因中國民眾的「愛國主義」而受挫,競爭對手(Luckin Coffee)更可能會受惠,最終導致Starbucks 在中國建立的規模優勢被大幅削弱。當然,這「愛國主義」或許會因社會現代化而未能被煽動。經歷過中美貿易戰後的Starbucks 到底值多少錢,沒有人會預計到,但可以肯定的是,平均價越低的投資者的預期損失會越少,甚至可能會因中美關係好轉而賺到一筆。

至於如何確保自己的平均價處於一個有優勢的水平,最決定性的因素就是資金管理。政治事件,市場反應等因素,沒有人可以持續地準確預測。再出色的經濟學家,運用再強大的預測模型,亦難以得出準確的結果。

早前習主席巡視稀土廠令相關股票爆升,又是一個有趣的例子。讀到相關報導時,部分人難免會幻想自己若在早期買入這檔股票可大賺一筆,甚至會開始思考市場上是否存在其他可因中美貿易發展而逆市爆升的股票。事實上,到底習主席會否巡廠,亦是一件極難預測的小事件。

到底市場氣氛冷淡,優質股股價被進一步拖累時,投資者能否有效地吸納「便宜貨」,這才是長線投資獲利的決定因素。

Benjamin Graham David Dodd 所寫的 Security Analysis 中,有句很有見地的句子:

For investment, the future is essentially something to be guarded against rather than to be profited from.

-----
文章的所有內容純粹為筆者的個人看法和投資部署,並非任何投資意見。文章的所有內容只適用於筆者,並不構成任何建議及推薦。投資者及客戶應審慎,並在作出其投資決定時僅應視本文為眾多考慮因素之一。本文所提供的建議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作者合理地認為所提及的資料在公佈時是準確的,但並不保證「包括明確或暗示」該等資料的準確性。

Apr2019.p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