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溫】第二層思考

舊文重溫/落雨人/2019年3月25日

一年前,我第一次閱讀Howard Marks 的「最重要的事」。

讀完第一章「Second-Level Thinking」時,難免會對投資充滿新的想法。「第二層思考」這概念,講就容易,事實上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做到,這亦是大多數人難以靠自己操盤跑贏大市的原因。更重要的問題是,投資技術並不能只靠一兩次的獲利來驗證,因為運氣對投資表現的影響非常大。到底一個人是否擁有所需的投資技術,至少亦要10年的數據。不過,若10年後才發現自己並不是「有技術」的投資者,失去的時間值卻可以是很大的代價。

若投資者兜兜轉轉,跌跌撞撞,贏吓又輸吓,10年後即使好彩打個和,其所放棄的市場回報其實足以讓投資者的本金翻倍。假設市場回報是8%,10年的累計回報已是116%。

2018年,我花了大多時間集中寫個股,無非是為了增加自己對個別行業或企業的認識,希望可透過「Second-Level Thinking」來跑贏大市。結果我真的跑贏了大市,因為其中一隻細價股被炒上,這是運氣好的結果。我現時自己會慬慎,除非有很值得進場的機會,基本上我不會一手手買入個股。

要持久跑贏大市,是極難的一件事。要有效運用到Howard Marks 所指的「第二層思考」,需要長時間的心態調整。這過程絕不容易,因為人是有惰性的,大部分人都想發達,但卻又不想付出。懶惰的投資者很容易便會為了賺快錢而心急入市,最終「高買低賣」。

正如一開頭提及,「第二層思考」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做到,而沒有人會知道自己是否屬於這類人。最諷刺的是,大部份投資者都會以為自己是「聰明的小眾」,但事實和經驗告訴我們,在投資世界中,無知的自信是致命的。

與其自以為是,幻想自己是股神,倒不如保守一點,先假設自己不是「聰明的小眾」。實際操作上,我認為投資者可嘗試限制自己投資個股的比例(例如少於10%),並將餘下的資產分配在其他較保守的工具,例如以ETF 跟貼大市。

-----
【舊文重溫】以下內容首發表於2018年2月17日:

第二層思考(Second-Level Thinking)為「最重要的事」的第一章的主題。Howard Marks所指的第二層思考就是要比人多想一層,這樣的解釋似乎很白痴,但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要比人多想一層」說起來似乎在日常生活很多方面都很適用,很老生常談,但要在投資的決定時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

首先,你很難肯定自己所想的深一層是否真的是比平均投資者要深一層,抑或是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自己想的比其他人要深入透徹。第二,你想到的深一層的看法有可能是錯誤的,而持有錯誤的看法並持有到底,會造成重大投資損失。因此,單單有第二層思考是不足夠的,思考方向和結論正確與否亦很重要。

“Different and better: that’s a pretty good description of second-level thinking.”

「第二層思考」並非投資過程的必需品,跟隨大市走勢,跟隨大眾思想去投資並非不可,但卻不容易得到跑贏大市的表現。巴菲特有句說話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正如黃子華所言,這種行為是違反人性的,但這種做法、行徑,是在股票市場獲得超越平均回報的一個很可行的方法。不過,這樣做的同時,亦有可能會得到低於、或是遠低於平均回報的表現。要做到前者,避開後者,就要有超越眾人而且正確的看法。

“Only if your behavior is unconventional is your performance likely to be unconventional, an only if your judgements are superior is your performance likely to be above average.”

運氣,無可否認,是很多投資勝利的一個主要因素。再好的股票,價格便宜到不行的股票,基本因素極佳的股票,也可以因不受市場關注而股價表現平平。買入這種不受市場歡迎的股票,可以做的就是等待,除非閣下的資金足夠把股價抬高,否則可以做的就是等,耐性地等待。寫到這一點,不自覺地想起了鄭中基的一首歌的歌詞-「時來運到,天下無敵,天生有種總有用」-是林夕作的詞,這句歌詞形容上述等待的情況似乎頗合適。不過,單單「等運到」便足夠的話,投資勝利似乎是太過簡單的一件事,而且到底運會什麼時候到是預測不到的。除了「等運到」,「第二層思考」亦很重要,因為這樣才可增加等待到投資獲利的機會,避免等待的結果是投資虧蝕。

“They want to beat the market. To accomplish that, you need either good luck or superior insight. Counting on luck isn’t much of a plan, so you’d better concentrate on insight.”

-----
Howard Marks 是著名價值投資者,為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 的創辦人。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的內容不以分析股票為主,而是分析投資者心理。雖然書中的內容大多是看起來很有意義,但要落實行動的話則對個人的心理素質的要求很高,需要長期間的重溫和檢討。筆者將會粗淺歸納此書的每一個章節的內容,雙引號“”內為書中原文。

-----
文章的所有內容純粹為筆者的個人看法和投資部署,並非任何投資意見。文章的所有內容只適用於筆者,並不構成任何建議及推薦。筆者並不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可能隨時買賣上述提及的股票長倉。

25mar.p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