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供股票(二):股息增長模型和估值原則

月供股票(二)/落雨人/2019年1月22日

上篇提到月供個股時,我認為有必要進行平常個股投資時的基本面分析及進場部署,並根據相關進場價來調節供款。後來,有人在其他文章中留言指出在估算進場價時可能會有「採櫻桃」的情況出現。這是人性的弱點,我目前認為只有一個解決方法,就是訂明自己估值的原則,若在估值時違返了這原則,便要求更大的安全邊際。

我在制訂月供股票的進場策略時,主要用到股息增長模型作估值。因為我的月供目標是制造收息組合。

這模型的原理就是將企業的未來股息折現。運用這模型時,投資者必需對企業的未來股息有所預期,例如股息增長率。估算企業的股息增長時,我假設了企業的保留盈利可按其業務的回報率增長(股息增長率=股本回報率×自留額比率)。所得的股息增長率只是理論上的數值,這與企業的實際股息增長必然有差距。為免這差距因複式效應而被放大,我只會假設這樣的增長只可在中期(3-5年)內得以維持。另外,計算股息增長率時,我會考慮過去五年的數據,並挑選最小值為估算基礎。折現時,我所用的折現率為5%-7%的理想股息回報率。由於上述折現率是一個範圍,其結果亦必然會是一個範圍。

若所得的範圍為$X.XX-$Y.YY,我的月供部署便為:
股價(P);部署;
P<$X.XX:堅持月供,供款額×2;
$X.XX<P<$Y.YY:堅持月供;
$Y.YY<P:考慮停供;

這樣的部署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不考慮股價進場投資個股是賭博。第二,我相信這樣的策略更能有效利用「平均成本法」的優勢。

另外,在運用這股息增長模型時,我認為可能會遇到兩個特別情況。首先,部分企業可能沒有派息歷史,我會選擇避開這類企業,因為製造現金流亦是我的目標之一。第二,部分企業可能曾錄得虧損,以致派息比率大於100%。遇到這情況,我會直接假設相關企業不會有任何未來股息增長。除非我對相關企業很有信心,我或會選擇避開這類企業。

以上內容中提到的原則或會與我過去制訂月供策略時的部署有衝突。因此,我會在未來幾星期內重新審視現時的月供部署。除了股息增長模型外,我亦會運用現金流折現模型作為參考。關於這方面,文章長度有限,日後再討論。

-----
筆者並不是證監會持牌人士,可能隨時買賣上述提及的股票長倉。風險披露聲明:證券交易的風險證券價格有時可能會非常波動。一切言論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自行作出投資決定,如因相關言論招致損失,概與本人無關。證券價格可升可跌,甚至變成毫無價值。買賣證券未必一定能賺取利潤,反而可能會招致損失。投資者及客戶應審慎,並在作出其投資決定時僅應視本文為眾多考慮因素之一。本文所提供的建議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作者合理地認為所提及的資料在公佈時是準確的,但並不保證「包括明確或暗示」該等資料的準確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