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運氣的角色

理解運氣的角色/落雨人/2018年4月11日

要長久並且持續地從股票市場中獲得勝利,運氣是非常關鍵的一個要素。即使錯誤的投資決定,若有足夠的運氣,結果可能平手離場,沒有任何損失,若有很多很多的運氣,即使是落錯決定,最終可能亦會贏得飽滿。然而,很少數人會願意將自己的成功歸因於運氣,大多數人卻很願意將自己的失敗歸咎於運氣。每當投資獲利時,大多投資者都會自吹自擂,向親朋戚友細說自己的「威水史」,沾沾自喜地談及自己當初的眼光如何獨到。但當投資損失慘重時,大多投資者被問及戰況,便會以「唔夠運」三隻字而總結該項交易;當初進場時忽略了什麼風險,抑或當初為何在高位進場等等的決定過程一律不提。將成功歸因於個人能力,將失敗歸因於運氣欠奉,這用作建立個人形象或許頗有作用,因為可讓身邊人都覺得自己是投資聖手,很有眼光,然而,這樣的習慣卻會令其投資心理質素永遠停留在同一水平,沒有絲毫的進步。老套地說,「失敗乃成功之母」,失敗的經驗是很值得去深入研究的,找出死因後,若果當真不只是因為「唔夠運」,將這經歷銘記於心,下次進場前,便可做多一步,考慮多一方面,以免再犯同樣錯誤,減輕「唔夠運」時可能會遭受的損失。

“A great deal of the success of everything we do as investors will be heavily influenced by the roll of the dice.”

運氣對短期投資表現的影響較為顯著,因為,長遠而言,「夠運」和「唔夠運」的次數可能不過是一半一半。就如擲硬幣一樣,一開頭「公仔」的出現次數可能會較多,但長遠而言,「公仔」和「數字」的出現次數很大機會會是接近相同。正正因為運氣對長遠投資表現的影響有限,投資者的心理質素、經驗、「第二層思考」和眼光便變得非常重要。談到這一點,筆者又要再引用蔡東豪寫的「金錢之王-謝清海的價值人生」。以下一段文字其實在過去某篇粗淺歸納中亦曾出現過:謝清海用『三分一論』來形容自己的戰績,『三分一成功,三分一失敗,三分一平手』,以次數來計算的話,也許謝清海贏的次數的比例與普遍投資者相比相距不遠,大概就是「一勝一和一負」,但『他的贏跟我們的贏,分別可以很大』。因為謝清海做到『贏間廠,輸粒糖』。散戶的心理質素相對較弱,股價升兩成,便要套現;但股票跌兩成,散戶卻又會自我安慰,相信明天會更好,若股價繼續跌,便『索性忘記持有』。『同樣是「一勝一和一負」,散戶贏粒糖,輸間廠』。

“Short-term gains and short-term losses are potential impostors, as neither is necessarily indicative of real investment ability (or the lack thereof).”

用「運氣」的角度來看,大多表現平均的投資者和少數表現出色的投資者經歷「夠運」和「唔夠運」的次數也許相距並不遠,可能就是一半一半,但少數表現出色的投資者懂得把握機會,亦敢於面對失敗,改善自己的投資策略和心態。因此,對成功的投資者而言,每一次的「唔夠運」都貢獻了他們下一次「夠運」時的「贏間廠」,或是減輕下一次再度「唔夠運」時可能要承受的損失,例如做好風險管理,避免下次「唔夠運」時再次「輸間廠」。相反,不思進取,將所有的失敗都歸因於「唔夠運」的投資者不會從錯誤中學習,偶爾「夠運」「贏粒糖」便向旁人大誇自己的投資技巧,「輸間廠」時卻從不嘗試改善,只會歸咎於「唔夠運」。這樣一來,下次遇到同一情況時,只會有同樣的結果,即今次「輸間廠」,下次同樣「輸間廠」。

-----
Howard Marks 是著名價值投資者,為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的創辦人。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的內容不以分析股票為主,而是分析投資者心理。雖然書中的內容大多是看起來很有意義,但要落實行動的話則對個人的心理素質的要求很高,需要長期間的重溫和檢討。筆者將會粗淺歸納此書的每一個章節的內容,雙引號“”內為書中原文。雙引號『』內為「金錢之王-謝清海的價值人生」書中原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